午夜十二点。

灵平安看着手机上的数字,终于跳到了十二点。

他笑起来。

无比灿烂!

“十字坡!”他看着河对岸,那依然在林木中影影绰绰的点点绿光,发出了自己的宣言:“我来了!”

此刻,他想起了秦陆历史上那位和秦始皇一般地位的凯撒的名言:“我来,我看见,我征服!”

而在内心深处,则有一个讥讽的念头在悄然流动。

“征服?”

“征服白蚁自己养在窝里的真菌?”

“无聊!”

这念头一闪而没,灵平安毫无察觉。

他抱着自己的猫,站起来,哼唱着那首歌,慢慢走向河对岸。

大眼清纯漂亮美女日本游玩俏皮可爱写真

歌声在河面回荡。

只是,歌声慢慢的走调了。

而他却毫无察觉,反而唱的更加快乐。

“生是为了证明,我存在的痕迹……”

“火,燃烧后更完美的生命!”

“杀,是为了歌颂破灭前的壮丽……”

“夜,是谁眼睛?”

“孤单等黎明……”

影影绰绰间,月光下的河水,数不清的怪物影子,拥挤在这狭窄的河道中。

它们如痴如醉的听着,那在空气中回荡的,变调歌声。

这些凡人歌声听着,就要耳膜撕裂,甚至精神崩溃。

若是超凡者听到了,将会直接畸变,变成一滩滩没有智慧也没有理智更不存在思维,只剩下进食和繁殖本能的怪物。

灵觉越强的人,听到的后果越严重。

但在这些怪物耳中,这些怪异走调,难听至极,让它们耳膜臌胀,身上的触手一根根爆裂、炸开,无数血肉翻卷,爬出数不清的邪瞳的歌声。

却堪比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歌声。

以至于,即使是浑身炸裂,甚至肉身堙灭,连灵魂都被撕裂成好几百块。

但……

它们依然如痴如醉。

甚至为了争夺一个更好的位置,而彼此争斗。

在那虚空暗面,在那时空之外。

无数触手碰撞,数不清的灵能爆炸。

就连虚空,都因此产生了涟漪。

层层涟漪,在一条条时间线上散开。

搅动着无数世界。

而灵平安怀中的猫,瑟瑟发抖。

哪怕祂其实有着保护,这些可怕的歌声,并不会伤害祂。

但祂依然害怕极了,紧紧的闭守着心灵。

却又不敢不听。

好在,灵平安走过堤坝,他终于不唱了。

河水中倒映的怪物影子,消失无踪,只在无数时空和虚空暗面,留下无数断裂的触手、碎裂的血肉和爆开的畸形骨骼。

甚至,在某些虚空暗面和时空缝隙里。

还有着可怕的恐怖怪物,永远的留在了那里。

它们巨大的身体,延绵着不知道多少公里。

崎岖的肉体上,无数的蛆虫蠕动。

旧神已死,新神将生。

可能一万年,可能十万年。

在这些怪物尸体上,将孕育出更畸形更恐怖也更接近宇宙本质的怪物。

名曰:旧日支配者的东西。

灵平安却是一无所知。

他的脚,踩在了河岸上的土地上。

河滩上的沙砾,非常坚硬。

远方的树林中,影影绰绰的,似乎有着什么东西。

他笑起来,无比灿烂。

“这里应该进入十字坡的范围了吧?”

“那么……”他说道:“十字坡的鬼物们,你们爷爷来了!”

“今夜,唯物主义之光,将普照十字坡!”

“一切牛鬼蛇神,都将在科学的真理面前无从遁形!”

…………………………

张惠看着旋翼无人机,在三千米外的距离,拍到的画面。

那位站起来,抱着祂的宠物,走向河对岸。

而时间,刚好是十二点。

“真是守时啊!”张惠感叹着。

他感觉,这或许是那位的行事逻辑。

或者说,祂给自己定下的规矩。

可惜,不敢去问,不然的话,多少能知道一些祂的禁忌和忌讳。

这时,电话响了。

张惠拿起来,眼睛则依然看着屏幕。

“我是张惠……”

“检测到厌胜学派的大规模术法反应吗?”他笑起来:“方位是哪?”

“十字坡?”

张惠的嘴角微微翘起来。

他看着屏幕:“这也在您的计算之中吗?”

张惠眼中,忍不住的露出崇拜和敬畏的神色。

厌胜学派,忽然启动大规模术法阵。

这是他们最后的底牌了。

一旦启动就会被定位到,一旦被定位,等待他们的必然是都督的追杀!

老鼠从下水道跑出来,跑到猫的房间,那不是找死吗?

所以,在行动前,他们必然做好充足准备。

以让联邦帝国的灵能警戒系统和预警系统,无法提前预知。

在术法阵启动的刹那,就要完成。

如此,他们才能有足够的时间来完成任务并撤退。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

“我们中果然有内鬼!”张惠想着,眼中杀意闪现。

然后,他就生出了第二个年头:“任你们狡诈如狐,最后却还不是得乖乖落入瓮中!”

张惠知道,其实,这次术法阵的启动,乃是声东击西。

也是调虎离山。

意图在都督不在帝都的时候,将黑衣卫的有生力量,从鹿鸣山庄调走。

以方便他们的阴谋。

毕竟,在帝都离京后。

帝都的超凡防御能力,是大大降级了。

黑衣卫,需要保护的地方太多。

皇宫、卿大夫议会的周楼与燕楼。

国家战略指挥中心、联邦帝国空天司令部、战略核武器指挥部等等,都需要起码一位将军坐镇。

而帝都的主要居民区和商业区,也都需要大量力量。

所以,倘若十字坡有警。

唯一可以抽调的机动力量,就是保护鹿鸣山庄的他和那两位退役的老将军。

一旦他被调开。

鹿鸣山庄就露出了软肋。

可惜……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若是从前,哪怕明知道是陷阱,他也不得不跳进去。

毕竟,十字坡关系重大。

一旦有失,帝都都要可能不得不放弃。

不放弃不行!

当年羽衣狐之乱,破除封印的大妖魔羽衣狐,掀起百鬼夜行。

当时的扶桑内阁首相,因为顾忌经济和财政,拒绝了超凡警备厅的撤离整个大阪平民的申请。

结果,妖魔横行于大阪,酿成了灵气复苏以来,天下范围内最大的一次妖灾!

到得最后,大阪就像遭遇了8级地震一样。

平民死者数万。

经济损失更是难以估量!

人没了,钱也没了。

但如今,不管这厌胜学派是声东击西也好,还是孤注一掷也罢。

都是自投罗网。

在那位面前……

这些家伙,就像主动跳下油锅的蚂蚁。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