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房。

乔老太君大发雷霆:“凭什么我要看一个小辈的眼色?就因为神医是他请的,所以他就敢这样子威胁我?难道我们没付钱?”

“没付钱。”乔老爷子沉声答道,“神医看在叶新面子上,没有收我们的钱。”

乔老太君微张嘴,没有想到,还有这一出,她一直以为,看病就要花钱,没想到没花钱!

但随后,她又重重冷哼,不屑的看向乔老爷子:“所以说,你成不了大器,舍不得钱给老婆看病。你看现在,不但受人威胁,还欠人情,你怎么还是那么不长进。”

一旁的乔礼,一怔,咦,说的有理哦,看病不花钱,那就是小气,不但受人威胁,还欠人情,着实划不来。

有的人,就是如此,却不知,人情都是朋友间走出来的。你人品差,倒是想欠人情,都欠不到。

被骂的乔老爷子嘿笑着,也不反驳,就这样看着乔老太君。

若是按着他的话来说,不花钱看病,那是证明,家中人品好,能让人免费替自己看病,那不是欠人情,那是朋友认可你。

但,此时话不可说。

乔礼见乔老爷子,不哄乔老太君,他忙出面劝道:“妈,你先别生气,现在最主要的是,叶新不但认识鬼谷子神医,还认识杨家主,咱们万不可再得罪老二一家,不然叶新一定不会再帮我们。”

“哼,老子是废物,儿子也是废物!”

清冷气质的花房姑娘图片

乔老太君的龙头拐杖,指指乔老爷子,又指指乔礼,“两人加起来比那上畜生大,拆开也比那小畜生大,却不如他认识的人多!反倒还让他来威胁我,你们真是废物中的废物。”

父子俩都习惯了这种挨骂,都嘿笑着不吭声。

只是,乔礼脸上没表现出,内心却是怒火中烧,很想反驳,却又不敢,只能当龟孙子。

乔老太君见他们不说话,心情这才微好:“说吧,有什么好主意?”

乔礼这才把他酝酿的想法,说出来:“妈你把老二叫进来,让他等下在饭桌上,对叶新开口,逼迫他无论如何,都要让叶新答应,把慕茶介绍给杨家少爷。”

“杨家少主杨九宝结婚了,可还有一个杨二少,他还没结婚。”乔礼早就把杨家的所有人和事,都摸的一清二楚,“做杨二夫人也是一样的。”

乔老太君点头:“既然你这样说,那就这样做吧,把那个大畜生带过来。”

乔礼欢喜的,立马把大畜生乔信带进书房。

乔信此时,还想着妻子和儿女的受苦,整个人都奄奄的,但见到乔老太君,又不敢造次,反而乖巧的喊人:“爸,妈。”

乔老爷子高兴的应了声,对于这个二儿子,他其实是愧疚的。

在家庭中,第一个儿子,总是会得宠,因为是第一个孩子。

第二个孩子,若是女孩,那也必定是得宠的,因为有了儿子,女儿来的正好。

可乔信却是男儿身,上面有了哥哥的他,就如一根破草般,被扔到旮旯窝里去。

第三胎又是个儿子,乔老太君更不待见了。

她想要一个女儿,一个漂亮的女儿,然后把她教育成,如自己这般,可以在夫家指点江山的女人。

再然后,把女儿变成像姑祖婆那样霸气的女人,把整个夫家的财产,都搬回娘家来。

哪想到,一连三胎都是儿子,气的她都想把老二老三掐死去。

好在,她第四胎终于得了个女儿,那真是天降甘霖,夏天饮冰,冬天取暖一般的舒畅。

现在,一看到乔信,乔老太君内心的火,还是无法释然,用鼻子冷哼一声:“叫你来,没别的事,就是等下吃饭时,在饭桌上,逼着叶新答应把慕茶介绍给杨二少认识。”

乔信大惊失色:“妈,小新只是一个孤儿,他怎么会认识杨二少?还给他介绍女朋友?这不能吧?”

叶新没有和乔信他们,说起家中任何事,乔信也没问,所问自认为叶新是孤儿。

乔老太君冷冷的盯着他:“我是来通知你,不是和你商量。”

乔信的心,再次沉沦,内心煎熬,痛苦。

“别摆着死人嘴脸,咒我死呢。”乔老太君双眸冰冷,好似在看一个陌生人,“这事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叶新敢威胁我,那我就威胁你们一家。”

“若是叶新不答应,我就把李玲和小深,留在大院。”乔老太君语气淡淡的,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阴森恐怖,“你该明白我的意思,千万别试图挑战我,我脾气不太好。”

“大院好久没清洗了,正好李玲没上班,在这里照顾一下我这个婆婆,也是可以的。小深那孩子,看着就阴森无情,把他留在这里,教教他乔家的规距。免得以后,他冷血的,把你们扫地出门。”

赤祼祼的威胁,让乔信仅存的一点温暖,消失的无影无踪,浑身冰冷:“妈,我留在这里吧?”

“砰!”

龙头拐杖毫无预兆的,砸在乔信背上。

乔信感觉一股铁锈味,自喉咙口涌上来。

他猜到了那是什么,硬生生的,又给吞了回去,紧咬唇不出声,生怕一出声,那股铁锈味,会喷射而出。

乔老太君厉喝:“把你留下来?你这是打算,不和叶新说此事。好好好,好的很啊!”

“乔信,你个白眼狼,当初我就不该生下你来,就该直接把你浸尿桶里淹死去,也省得长大了想要气死你个老娘。”

“都说养儿防老,我呸,我这是养了白眼狼。娶了媳妇忘了老娘的大畜生。”

“我告诉你,大畜生,倘若等下在饭桌上,你不让叶新答应此事,我就让李玲,这辈子都走不出大院。”

“小深那孩子,反正都是废物,那就死掉吧,反正没什么比这更糟的。若是你觉得不够,小夏我也自有出处安排。”

听着这些恶毒的话语,自老娘嘴里说出,乔信惊的浑身冰凉,身止不住冷寒。

“妈……”那可是你的亲孙子,亲孙女啊。

况且,小深的双腿已快好了,他不再是废物,他可以自己重新站起来。

可这些话,在乔老太君冰冷的眸子中,部吞了回去。

坐在轮椅中的乔信,痛苦的盯着双腿,身冷汗涔涔,浑身发抖,整个身体,好似坠入冰窖,无法动弹,却又清晰的感受到,稚心刺骨的疼痛。

这就是他的亲人,哈哈,亲人!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