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走胡诺诺,灵平安将门关起来。

他打了个哈欠。

“有点难办呀!”他想着。

本来,这次帝都,他就是想当个混子的,打完酱油就回家。

可如今,胡诺诺的存在,让他有点难办了。

拒绝吧?

好像不太好。

还会被小姨扁。

尝试一下吧?

又过不了良心这一关。

他可是君子!

而君子是不可能去欺骗一位淑女的感情的。

性感诱人勾走你的欲火

所以,有点头疼,他忍不住坐下来,揉了揉太阳穴。

喵呜!

小猫贝斯特,跳到了他身上,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

灵平安摸着它柔顺的毛发。

“小乖乖,你想告诉哥哥,没有关系的吗?”

“她会乐意的?”

喵呜!

小家伙轻轻叫着,仿佛在告诉自己的主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灵平安听着,感觉小家伙说的似乎有些道理。

只是……

他慢慢皱起眉头来。

他看着自己膝盖上的猫。

小家伙的身体柔顺有光,看着非常可爱。

但问题是……

灵平安的眉头紧锁起来。

“我怎么会和自己的猫对话起来?”他感觉自己疯了。

还有……

“什么叫没关系的啊!混蛋!”

灵平安感觉自己的精神可能出了点问题了。

“这幻听好像有点频繁了……”

“我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讳疾忌医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现在,他都能听到自己的猫和自己对话了。

再这么下去,万一有一天他听到花花草草也在和自己说话,自己还当真了如何是好?

但,转念一想,他就笑起来。

“我是君子……我能控制住的……不需要看医生……”随着他的碎碎念,那要去看医生的念头,就像被删除掉的程序,彻底消失不见。

在碎碎念中,他的内心渐渐坚定起来。

君子克己,真正的君子,是一定能控制住自己的!

现在,他不就控制的很好嘛?

滴滴滴……

这个时候,他的手信响了。

低下头,灵平安看到了发信人。

是他的编辑。

绿豆:平安大大,给你安排了下周强推哦!

灵平安惊呆了。

他现在多少收藏来者?

昨天晚上看的时候,好像是3212?

什么时候三千收藏也能强推了?

难道说……

他眨着眼睛,一个大胆的念头从心中浮起:“我的真实身份:中原第六白终于暴露了?”

于是,他在手信上回了一个简单而不简约的信息:嗯!

推荐这种东西,有就是赚到。

何况是强推?

放下手机,他美滋滋的翘起二郎腿。

“看来……”他对自己的猫说:“哥哥我是真的要起飞了!”

那可是强推!

梦寐以求的东西。

喵呜!小家伙轻轻叫着,无比肯定。

拿着手机,灵平安看着一个个他加入后就一直潜水的群。

他想着:“我要不要去装一下X?”

装X是每一个网文作者的最爱。

君不见,每个月发稿费的时候,作者群里总会出现一些不常见的ID,晒出自己的稿费记录。

然后不忘叹息一声:啊呀,扑街萌新这个月要吃土了。

图片吃土、图片乞讨、图片流泪。

灵平安对此是期待已久,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如今,拿到强推的他,志得意满,踌躇满志。

于是,就点开一个作者群,将自己和编辑交流的记录截图,然后用手机的涂抹功能,将编辑ID和发言时间涂抹掉。

正要发送出去。

作者群里,一个ID忽然发言。

七月新番:唉……新书只混了一个闪屏……

然后……

齐佩甲:摸鱼中……勿扰……

新丰:唉……我更惨……上次上架,差点连闪屏都没混到。

灵平安默默关掉了作者群。

“待我成就中原第六白……再来装X吧!”他默默想着。

……………………

胡诺诺满心欢喜的走出电梯。

一直在电梯门口等候着她的助手,都要疯掉了。

“胡医生……您怎么把手机关机了啊!”

胡诺诺看了看她,问道:“有事吗?”

“当然了!”助手叹了口气:“北周的客人,都已经预约好今天上午看诊了……”

“就刚刚,总部那边来了好几个电话……”

胡诺诺笑了起来:“叫他们等一等,有什么干系呢?”

也就是她现在心情好。

刚刚公子吃了她带去的早餐!

就这一顿饭,她的第二条狐尾,便又长大了一点。

不然的话,照她过去的脾气,估计这个刚来实习的助手又会被骂哭,甚至骂跑。

至于那啥北周的预约?

呵呵!

真以为她不知道,那预约的人是谁?

北周北安郡的宋家的嘛。

宋家在北安郡,甚至都在私底下自诩是郡望了!

郡望是什么意思?

上过历史课的都懂。

所以,胡诺诺只是笑了一声,就正色对自己的助手说道:“你是我的私人助手……不是医院的,更不是那位客人的……”

“以后……”

“这种事情你知道就行了!”

年轻的助手,这时才想了起来,自家服务的这位大小姐,乃是整个扁鹊系统都堪称顶尖的超凡医生。

所以……

医院也好,那些所谓的客人也罢。

都是有求于这位,而非反过来!

她连忙欠身:“是!我知道了!”

胡诺诺拍拍这位帝都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的肩膀,老气横秋的道:“小张啊,你要习惯啊!”

“是!”

“走吧!”胡诺诺开心的走向前去。

年轻的助手立刻跟上,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胡医生……您今天怎么这么高兴?”

胡诺诺嘿嘿的笑了一声,眼中的欢喜根本无法掩饰。

“因为今天公子把我带去的早餐都吃完了!”

年轻的助手,傻兮兮的看着这位在帝都如今已经名声鹊起的超凡大医。

美艳若天仙一般的少女。

此刻的芙蓉医仙,哪里还有半点仙子的模样?

她变得无比鲜艳,无比快活。

好似一团落入凡尘的阳光,就像冬日燃烧的火炬。

温暖、夺目,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靠近。

“原来……”助手在心中感叹着:“仙子也会落入凡尘啊!”

…………………………

何柔柔慵懒的靠在三佛齐大使馆的椅背上,任由自己的满头青丝,随意的披在两肩。

她轻轻松了松,自己身上穿着的北极狐大衣,让脖子稍微露出了一点。

立时,她便听到了一阵阵吞咽口水的声音。

“无聊……”她评价着那些不时的瞥眼,但又不敢和她对视的男人。

然后,她就慢慢的站起来。

足足一米七的身材,哪怕穿着厚厚的大衣,也毫无臃肿。

反倒是叫人看着,就忍不住的心生涟漪。

没办法,本来何柔柔就已经是三佛齐有名的美人。

石榴裙下,不知养了多少鱼虾。

近日来,她变得更加娇艳。

她的眼睛,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光彩照人。

任何与她对视的男子,都会为她眼中的丰富神采而着迷。

那樱桃小嘴,日渐丰满。

看着就像那丰润的水蜜桃,叫人忍不住的想要狠狠品尝。

宛如羊脂般的肌肤,无论光照如何,都是水润水润的。

就像此刻,她只是随意的起身。

便在无数人心中,投下了‘妩媚’两个字的影子。

叫人感觉,妩媚这个词,就是为了这位狮城玫瑰才诞生和出现的。

别说是男人了,就是女人,也在此刻,有些怦然心动。

“何小姐……”坐在上首主持这次会议的三佛齐大使,使劲咽了咽口水,然后小心的问道:“您有问题?”

“也没什么大问题……”打了哈欠,何柔柔随意的说道:“就是想问一下……”

“明天的那个见面会,有必要这么严肃吗?”

“还叫我们都参加……”

何柔柔抿嘴一笑,俏脸仿佛春日的花朵。

大使笑了笑,非常温柔的答道:“何小姐……这见面会,其实是我等各国展示的环节……”

“展示咱们的实力……”

“您要不想去,也可以不去!”

虽说,国内有指示:必穷一切之手段,用尽一切之资源,务求我国在此番盛会,不堕下风!

这是三佛齐卿大夫议会,今年通过的第一个集体决议。

能让早已经四分五裂,就差要分家过日子的三佛齐各方,忽然团结起来,认为一定要采取统一行动。

自然,这条指令出炉的背景,极为复杂。

前夜之事,现在差不多是人尽皆知。

各国高层,都已经从黑衣卫得到了通报。

又从各个不同渠道,得到相关验证。

所以,天下各国,特别是超凡者们,都已经疯癫。

X公子,果然存在。

而且就在联谊会上!

他的强大,更是超出了之前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随着发掘,人们更是惊讶的发现,连黑衣卫,都在巴结这位X公子!

能让黑衣卫跪舔的存在?

各国只是想想都惊呆了!

要知道,黑衣卫,那可是地球上的霸主啊。

说杀人全家,就一定杀人全家的那种。

经常不讲武德,直接打上别人山门。

现在,竟出现了一个黑衣卫都要巴结的存在。

傻子都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舔呗!

舔到就是赚到!

反正,连黑衣卫都在舔,也就是不会有人计较他们了。

而X公子,自然是男的。

自古,对付英雄,最好用的招数,永远是最古老的那几招。

香车、美人、宝马、宝剑。

男人嘛,也就好这些了。

而考虑到那位X公子很可能不缺香车宝马。

各国,也就只好纷纷往美人计那边去想。

竞争一下子就激烈起来。

主要是,之前大家都以为联谊会是给联邦帝国天子选后的。

现在,人们愕然发现,这或许不是给天子选后,而是为大能选妃甚至妾……

在短暂的沉默后,各国爆发出更大的行动力!

毕竟,联邦帝国的体制决定了,哪怕是天子,其实也是象征意义的。

所以,即使出了一个皇后,也只能拿些经济利益。

撑死了提高一下国际地位。

但对超凡者来说,经济利益是啥?能修炼吗?能帮我突破?

国际地位又有卵子用?

天下秩序早已经稳定。

地位再高撑死了也就是回到三百年前,去那金銮殿上,对东土天子喊一声‘天可汗’。

于是,各国一边在国内进行动员。

想方设法的将一个个超凡家族里的美人找出来。

然后送上飞机,送到帝都来。

另外一方面,则都红着眼睛,盯着对方。

一个能让黑衣卫都要巴结,且有着证据,多位黑衣卫将军的突破,与之密切相关的大能。

一个证明了自己,确实强大无比,能一夜叫数百人觉醒的X公子。

足够所有知情者疯癫。

所以,如今,天下各国的雇佣兵,一下子就抢手起来。

多个超凡组织,接到了大批订单。

订单基本都是一致的。

保护己方,找机会暗杀对方的人。

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超凡组织,也如雨后春笋一样涌出。

即使混乱分裂如三佛齐,现在也是难得的统一行动。

人们就像知道了可能会开出超级大奖的彩民一样。

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钞票,就等着彩票站开门,然后买定离手,坐等大奖开出。

但……

大使却明知道国内的训令,依然不由自主的想要顺从着何柔柔的意见。

而在坐的许多三佛齐贵族甚至是超凡者,都在心中为大使的决定叫好。

此刻,在他们心中,巴不得何柔柔顺势答应。

好叫自己有一亲芳泽的机会。

但何柔柔却是捂着嘴,像个妖精一样,咯咯的笑着:“这样不太好吧……”

她只是想要实验一下,自己的魅力。

如今看来,有增无减!

这让她有些得意。

但转瞬便又低落起来。

“便是魅惑了天下又如何?”她落寞的坐下来:“不能得到主人的认可……”

“一切都没有意义……”

她忍不住的捧住了自己的胸口。

她那里很空虚。

需要主人摸摸抱抱,才能填满!

可惜……

她这样卑微的奴婢,恐怕用尽一切努力,也无法叫主人青眼垂怜。

“希望明天……主人会来……”何柔柔在心中祈祷着。

现在的她,哪怕是远远的看一眼主人,也心满意足了。

若能说上话,那就最好不过!

而整个会议室的男人,都看着靠在椅背上的何柔柔的身影。

不知为何,他们感觉很心痛很心痛。

…………………………

吃下变装药剂,穿上男装。

李安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慢慢的一点一滴的变作自己外甥的模样。

虽然只是神似。

但她依然笑了起来,将一副眼镜戴上去。

“古人云:陌上人如玉,君子世无双!”

“小平安,虽是相貌平平,但这气色与神采,当真是举世无双!”

镜子里的年轻人,虽看着平平无奇。

但却隐隐约约,有着一股书卷气在。

就像一块未曾雕琢的美玉,宛如一把未曾开锋的宝剑。

李安安甚至有预感。

镜子中的璞玉,一旦雕琢而成,便将举世震惊。

那宝剑一旦开锋,必当光寒天地,照耀四方!

于是,她忍不住的伸手,捏了捏下巴。

就像小时候,捏着小平安的下巴。

李安安笑起来。

她微微一摆手,像男人一般拱手作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江城灵平安,见过淑女……”

“未知淑女仙乡何处?”

她又清了清嗓子,拿起桌子上的一把折扇,学着电视里看过的画面,扇子一扬,微微一笑:“小生家在江城,有良田万亩,有祖产无算……”

“父祖皆忠臣,三代大学士!”

“未知小姐,可愿与小生出去走一走?”

说到这里,李安安笑起来。

“真好玩!”她笑的无比灿烂。

在她身后,一团阴影,悄然钻入世界的背面。

“好玩吗?”阴影疑问着。

但祂不敢管,也管不了。

做奴才的,要有做奴才的觉悟。

主人家的事情,轮不到祂干涉。

因为,像祂这样的奴才,主人的这个凡俗亲人,哪怕打死一万个,主人也会当做没看见。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