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

一阵狗叫声传来,女人尖叫一声,男人立马上前:“阿巴阿巴阿巴!”

定是我来保护你的意思,小深和豆牙又忍不住朝外望去。

男人冲着狗发脾气,大喊大叫,但是狗就是不走,龇着牙,把他们逼到垃圾筒旁边。

男人踢了两脚垃圾筒,里面的两个小可爱,差点撞头。

“汪汪汪!”

恶狗的吼叫声,让男人当场坚持不住,吓哭了。

那个女的,突然扯下假头发,扔向狗,再又自怀中,扯出两个苹果扔向狗。

还把脚上的高跟鞋,也扔向了狗。

最后,这个女人成功现形,根本就是个男的。

男朋友见此,顾不得对狗的害怕,飞快的跑了。

这个假女朋友在后面逛追,嘴里说着小深和豆牙听不懂的话。

室内白色基调早安少女纯净如水清新写真

小深和豆牙看了一出精彩好戏,都捂唇笑。

“啊,你是男的?”小深学那男朋友说话。

豆牙还翘起兰花指:“人家爱你吗。”

“可我不喜欢男的,我要走了,拜拜!”小深学那男的,学的唯妙唯肖。

豆牙尖着嗓子喊:“亲爱的,别跑,等等我吗?”

两人学完,相视一笑,真是崩不住。

闹着笑着,也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就这样睡着了。

摇摇晃晃中,豆牙醒了,看到自己居然在车上,吓了一大跳:“小深!”

小深惊醒过来,天空已大亮,他们此时正坐在一辆,行驶在马路上的垃圾转运车上。

“卧槽,我只想知道,我们这么两个大男人,他们怎么就没看见,就直接把我们扔进了垃圾筒?”

豆牙捡了一件T恤,穿在身上,闻了一下,差点没把自己送走。

“就是,死了得报警,没死得叫醒,哪能就这样子当垃圾扔了。”小深也是怒的很,“现在怎么办?”

豆牙摊手:“谁知道?先叫停车试试!”

两人敲打着车,副的司机停了车,凶神恶煞的指着两少年,哇哇大叫。

“不好意思!”

“对不起了!”

两少年也听不懂,爬下车,道个歉,赶紧溜了。

两人沿着马路跑到广场,看着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城市,感到孤独无奈。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

“要不,咱们再抢个手机试试?”豆牙提议!

“大白天的这计划恐怕不行,我先用美男计吧?”

小深瘸着腿,朝一位美女走去,连笔带画的骗来了手机:“姐夫,我们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广场,这里有好多甜点店,还能看到摩天轮,哦,还有海洋世界。我还看到了个英文字母SiamSquar。”

“好,我们就站这里不走。暹罗广场,好的。”

对着小姐姐一阵感谢,小姐姐还给了两人面包。

两人饿的眼睛都是绿的,拿着面包狼吞虎咽,差点没噎死。

小深一打电话给叶新,炎千那里也就得到了消息,立即赶往暹罗广场。

暹罗广场的两人,哪怕吃了面包,也不抵饿,眼睛直盯着吃东西的过往路人瞧。

过往的路人,都被他们看的心惊胆颤,赶快跑人。

但也有好心人,比如这个老大妈,就给了两人一块面包,还有一小瓶水。

简直是仙女下凡啊,神仙再世。

两人,你一口,我一口,吃着面包喝着救命水。

好多了,至少不会再盯着别人手里的食物看了,是个好现像。

突然,豆牙眼尖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拍拍乔影深:“他们追上来了。”

小深惊讶道:“那怎么办?我姐夫的人,最多十分钟就到了。”

豆牙朝旁边望去,拍拍小深肩膀:“走,玩捉迷藏!”

“对,玩捉迷藏,等到炎千到来。”

两人跑进商场,这里躲一下,那里躲一下,警惕着巴查和郑明。

郑明责怪巴查:“早把人给我不就没事了,现在好了吧,让他们俩个人跑走了。”

“他们,偷渡,跑不走。”巴查比划着,“八十万泰铢!”狗狗

郑明冷笑一声:“切,还想钱,还是想想,谁先把人抓到吧?你这种人做生意,不讲究诚信,以后我们的人,都不和你做生意。”

巴查想想以后,妥协了:“五十万泰铢,不能再少了!”

“二十万泰铢!”郑明伸出两根手指头,“日后生意多多来往。”

巴查摇头:“三十万泰铢!”

最后,两人就二十五万泰铢,把小深和豆牙,给再次卖了。

巴查是这里的地头蛇,若是他不放人,郑明强抢的话,也就只能做这一次生意。

巴查想要永久的做生意,就得借助他国人的肤色,郑明就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

于是,两人一拍即合。

手下来报告:“发现他们在广场里面,躲起来了。”

“广场就这么点大,找!”郑明一声令下,他的属下去找人。

巴查也去找人,他可是这里的地头蛇,可不能让对方找着了先。

不然,那多没面子。

两少年躲藏时,偷拿到了两套衣服穿起,还拿了鞋子。

这一装备,人都活了。

两人戴着帽子,专往人多的地方钻。

这样,就算是被抓住,至少也能想咋,不然,就真的被扛走了。

然而,两人忘记了,哪怕换了衣服,身上也是一股垃圾的味道,熏的别人都远离他们俩个。

豆牙无奈的很:“躲着,别让他们找着了。”

说是不让他们找着,郑明的人就看到了他们,指着他们大喊:“在二楼这里。”

巴查的人也看到了,朝小深和豆牙飞扑而来。

两少年就如两只轻盈的蝴蝶,上窜下跳,嘴里也学着他们哇啦啦的。

反正你听不懂我的,我也听不懂你的,那就大家一起叫吧。

商场里乱了,保安上前来驱赶。

两少年躲在保安身后,哇哇哇的连笔带划的比划着。

而后,豆牙指着巴查他们,给了小深一脚。

小深明白过来,和豆牙互打,然后同时指向巴查:他们打我们!

巴查哇哇乱叫,郑明趁机走开,朝小深和豆牙扑去。

小深拼命往后躲,一不小心,上半身翻过栏杆,摔了下去。

“啊!”

小深大叫一声,在掉下去时,他本能的伸出双手去抓空中的彩带,居然还被他给抓住了。

豆牙惊恐的看着小深,抓着彩带,荡到对面,又被弹了回来。

小深吓的哇哇大叫:“现在怎么办?”

“滑下去!”

豆牙喊完,人也机灵了,颤颤的站起,抓着彩带,荡了下去。

往下看,全是人头。

好高!

豆牙后悔了,他怕高,早知道,他还不如直接滚下去算了。

“啊,小深,我恐高!”豆牙崩溃大叫。

“闭着眼睛滑下来,我在下面接住你!”滑下去的小深,朝上面的豆牙大喊。

这边喊,那边就有人朝小深扑过去。

小深就绕着彩带打转转:“你倒是快下来,他们又在追我。”

豆牙尖叫着滑下来,只听嗤啦一声,彩带被扯断一半。

豆牙感觉到了,更不敢动,抱着彩带,吊在半空中:“啊,现在怎么办?彩带要断了,我若是再滑下去,会摔死的。”

乔影深跑的气喘嘘嘘:“你抓另一条彩带,左边还有,荡过去就能抓住。”

闭着眼的豆牙,荡了一厘米,急死了小深。

巴查和郑明两人同时到,双双抓着小深。

“豆牙,你快跑,找炎千,快来救我!”小深大喊。

豆牙颤颤的睁开眼,看到小深被抓住了,体内洪荒之边暴发,怒吼着荡过去:“你们给我放开那男孩!”

半空中,豆牙如一个超人般,抓着彩带荡过来,帅气极了。

小深看呆了眼:“哇,好帅……哎,断了!”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