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新挂掉电话,乔婉夏偷偷的望了望他,好奇问道:“谁打的电话?”问完之后,又觉得不礼貌,又问道,“你有事要出门,那就去吧,晚饭要不要回来吃?”

小娇妻的关心,让叶新心中微暖,伸手摸摸她头发:“不用等我回来吃饭。”等他吃饭,饭就冷了,他的小娇妻吃冷饭,对身体很好。

乔婉夏哦了一声,心中有点小失望,头微偏:“不要摸我头发。”

叶新的手一僵,心中很不是滋味,正想把手收回,又听到乔婉夏说道:“我还想再长高点。”

叶新一怔,明白过来,轻笑的用手,用力揉了揉她的头发,语气温柔:“你够高了,不用再长高。”

乔婉夏身高一米六五,这样的身高,在女孩群中,也算是高的。

“但配你不够高啊。”

乔婉夏脱口而出,说完之后,面红耳赤,低头扯着衣摆,慌乱的四处转动,最后转去自己房间。

叶新的手,还保持着摸头的动作,目光随着乔婉夏的背影,追进房间里。

只是,嘴角高高扬起,眉眼里满满的,都是温柔笑意。

李玲自房间出来,正好见到这一幕,砰的一声把门关的巨响,大骂出声:“一个个的,除了躲房间就是躲房间,家里事都等着我一个人做,这是想要累死老娘吗,这日子没法过了。”

叶新的好心情,瞬间被破坏,淡淡的扫了一眼李玲,李玲还想骂人的声音,嘎然而止。

超甜美治愈系美女暖暖笑容沁人心脾写真

李玲看着出门的叶新,砰的一声,把椅子踢翻,愤怒大骂:“要死啊,吃我的住我的,居然还给我脸色看,这日子没法过了……”

出了门到了楼下的叶新,还听到李玲的骂声,捏捏眉心,哎,这日子长久下来,还真是没法过了。

三步并两步,上了路边炎千的车:“去医院。”

……

与此同时,唐天长那边的情况,也在急剧转下。

唐灵儿指着医生们大骂:“若是我爸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们整个医院陪葬。”

她扯着袁亮衣领,怒吼:“你不是说能治好我爸吗,现在怎么回事?怎么到了医院,你反而没办法了?啊?”

袁亮头皮发麻:“唐小姐,你息怒……”

“怎么弄的,吐血怎么会把肋骨弄断?”刚请来的专家怒吼,“真是太草率了,赶快重新拍片子。”

病房里一阵兵荒马乱,又重新给唐天长拍片子,做数据。

唐灵儿狞狰着脸,咬牙切齿:“袁亮,你把我爸的肋骨按断了?”

“没有,不是我,是那个男人。”这个时候,袁亮还想把责任,推到叶新身上。

唐灵儿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出去,厉喝:“你以为我是你吗?那个男人明明就说了,让你不要做心肺复苏,你偏要按,现在出事了,你还想着要找他顶罪?”

摔在地上的袁亮,痛到嗞牙,却不敢喊叫,只得当缩头乌龟不出声。

“对,那个男人,他说他可以救我爸。”唐灵儿打电话,命令下去,“马上找……”

呃,那个男人叫什么名字?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把城南药材市场,曾经同我爸靠近的那个男人找出来,找不到,我就把你们部活埋!”

袁亮抱着头缩着,呜,这不是小仙女,这就是个小魔女,为什么会被他给遇上。

医生兵荒马乱,外面也是惊天动地。

而被大家找的叶新,已和炎千来了医院,在医院门口,和那些人擦肩而过。

叶新微拧眉,炎千立马上前:“新少,他们冲撞你,要不要……”

叶新抬手:“没有冲撞,走,去病房。”

他给赵美华的病房,是高级VIP,当年的恩情,他现在有了能力,定会给她最好。

病房里的苏沫雪,翘首以盼,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叶新的到来,惊喜喊道:“新哥哥,你来了。”

新哥哥!

叶新微挑眉,不知道的,还以为喊亲哥哥,算了,不计较,他看向床上的赵美华,嗯,不错,手术很成功,脸色也不错。

“新哥,医生说我妈,手术很成功,仔细休养,很快就好了。”苏沫雪双眼亮晶晶,俏脸不自觉的羞红。

叶新没有发现她的异样,目光还盯在赵美华脸上:“嗯,是不错,这几天营养均衡些,别只给她吃清淡的粥,不营养。”

苏沫雪呀了一下:“重病后,不都是要吃清淡粥吗?”

叶新一笑:“做了手术,本就是身体虚弱,营养不够,你还让她天天吃清淡的粥,她如何养身体?又不是做胃手术,只能吃清淡的粥。”

苏沫雪的双眼更亮了,看着叶新,满满的都是崇拜之意:“我去打点热水来。”

赶快借着打水之名冲出病房,苏沫雪捂着发烫的脸,羞哒哒的,呀呀呀,她怎么可以在新哥面前脸红呢?

会不会让新哥发现?

若是被发现了,新哥会不会小瞧她?

苏沫雪咬着指甲,心中一阵烦燥,一不小心撞了人,立马低头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你瞎啊!”唐灵儿一巴掌甩在苏沫雪脸上,愤怒,“想当瞎子,眼睛就不要要了,挖掉。”

苏沫雪也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主,受了一巴掌,还要被人说挖眼睛,怒气冲上头,不甘示弱:“明明是你撞到我,我先道了歉,你不但不道歉还打人挖眼,你太过份了。”

说罢,她也抬手,朝唐灵儿脸上甩去。

唐灵儿眼一冷,贵女身上的气场散发,震的苏沫雪的手,扬在空中再也甩不下去。

“穷酸!”唐灵儿冷蔑不屑,“抓住她!”

身后保镖,立马上前,抓住苏沫雪,对着她膝盖一踢,吃痛的苏沫雪,双膝砰的一声,跪倒在地,痛的倒吸气。

若是刚才的力道,再加大点,她这双膝盖就不要要了。

唐灵儿一脚踩在苏沫雪肩膀上,盛气临人:“这个世上,就因为有了你们这群穷鬼,才拉低我们高等人的品质。来人,挖掉她一只眼睛,再让她磕一百个头,就施舍她一条命。”

“是。”身后保镖,甩着匕首上前。

被押着的苏沫雪,双眸中映出匕首,寒冷的光芒,吓的她魂飞魄散,撕心裂肺大喊:“新哥,救命!”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