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克里和达伦早早来约谷天成上学,生怕谷天成反悔。夫人不放心,到底叮嘱了半天,这才放他们离开家。

“哈哈,有谷老大在身边,感觉就是不一样。”走在路上,克里满意的喊了一声。

“就是,碰上那些拦路抢劫的,至少有人跑在你后头给你挡着。”达伦说话向来尖刻,兄弟面前更是毫不顾忌。

“就知你俩簇拥我上学没憋什么好屁。”谷天成不屑道,“让你们老大长老大短叫了快一年,今儿就让你们见识见识老大的真正实力好了。”

“哇,快说,是不是你娘多给你钱了?”克里大叫,“今天我俩的份钱你敢包圆吗?”

“有什么不敢的。”

……

三人正说笑着呢,前面果然来了麻烦:以相武裕太为首的四五人当街站在那里,轻蔑的笑着,得意的吹着口哨。

克里和达伦窝囊的躲在谷天成身后,小声提醒谷天成:“那个相武裕太知道你吃了地元丹没死,就四处宣扬要替国主教训你一顿。这回冤家路窄,你可要小心了。——人家是冲着你来的!”

谷天成心中冷笑:四大家族里面,他最是瞧不上相武家族。不为别个,只看那个姓就厌恶感十足,再加上四大家族里面,相武家族与谷家最为不合,那简直就是死仇的关系了。

这个相武裕太,比谷天成还小一岁,却早早突破至入门五级,同龄段里无敌手。谷天成此前天生废灵,自然没少挨他的欺负。今日一见,完称得上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我道是谁,原来是谷家那块废物啊!”相武裕太阴阳怪气的说话,“不趁着受伤多在家躲几天,这么快就急着出来挨揍。——你是享受被虐的滋味吧?哈哈哈。”

比基尼美女 清纯泳池边写真

站在相武裕太身边的几个同学,慑于谷家的威势,不敢对谷天成恶语相向,只是干巴巴的起哄。

“你们用不着怕他,”相武裕太得意道,“他毁了国主的七品地元丹,谷家就算是完蛋了!今天王宫就会宣布对谷家的惩处。咱们在这里,正好痛打落水狗。”

相武裕太的爆料虽然劲爆,但煽动的效果却不大。

谷天成不为所动,冷冷的看着相武裕太,“废话真多。一句话,你不就是皮痒痒了想打架吗?我奉陪就是!”

“好!”相武裕太狂妄的鼓掌,“算你有种!听说你突破了是吧?那就比划比划!”

克里和达伦在后面急了,他俩太清楚谷天成和相武裕太的实力差距有多大,论真打,谷天成不死也是重伤。

“裕太哥,我们把身上的钱都给你,你放过谷天成,好吗?”俩人可怜巴巴的上前,可怜兮兮的求情。

“你们两个算什么东西,也配在我相武裕太面前说话?滚一边去,等我打完你们的主子,你们就背他回家养伤好啦。”相武裕太目暴凶光,恶狠狠的吼道。

克里和达伦立马怂了,一边往边上退,一边给谷天成使眼色,让他说几句软话,今天这事就算过去了。毕竟有谷家在,相信相武裕太不敢太过分对付谷天成。

谷天成却在心中开始盘算:自己虽然有了心眼技能,但到底是第一次用于实战,难免生疏。这重生以来的第一战,务求必胜,只能先下手为强。自己现在硬实力不输相武裕太,偷袭的情况下,赢面可以占到十成。

主意拿定,就在相武裕太还想继续嘲讽下去的时候,谷天成已经发动。心眼技能再明确不过的告诉他:只要力一击,面前的相武裕太便绝无可能躲过去,且一拳就可以令对方丧失战斗力。

说时迟那时快,谷天成猛地上前跨一大步,然后飞身而起,半空中右脚力出击,目标直指相武裕太的下巴。

这一系列动作可以说电光火石般完成,现场所有人,包括相武裕太自己,甚至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但对谷天成来说,这套动作就像电影慢动作分解一般,一帧一帧的在意识中闪过。靠着心眼技能强大的计算能力,其中任何一帧的力度、角度、速度有任何偏差,谷天成都能第一时间觉察,然后游刃有余的进行调整。

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一切尽在掌握!不仅仅对自己的攻击,包括对手的反应,周围所有人的反应,甚至周围一切可能影响战斗的因素反应,心眼都能第一时间计算出来,供谷天成在攻击过程中调整、再调整,直至完美的实现攻击效果。

谷天成的右脚还没攻击到位,谷天成就已经可以确认:这一击之下,相武裕太将失去战斗力,昏倒在地。

与谷天成的预测完一致,相武裕太甚至连惨叫一声的时间都没有,便被谷天成一脚踢得凌空而起,然后重重摔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嘴角处,慢慢的从内到外的冒血。

一击得手,谷天成陷入狂喜中,甚至都忘了出击前想好的上前暴打相武裕太一顿的打算。

时间仿佛凝固了,谷天成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相武裕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克里、达伦和其他几位同学,也都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一阵风卷着残叶吹过,所有人还是一动不动。

……

“弟弟——,你的复灵丹忘了拿,娘让我给你送过来。”谷念弟远远的跑来,边跑边大呼小叫。

这下众人才回过神来。

谷天成扬天哈哈大笑:“还有谁!”

克里和达伦小心翼翼的凑上去,用脚轻轻碰了碰相武裕太,面面相觑,“这真是谷老大打的?”

其他几位同学惊恐的看着谷天成,连连后退,“我们没得罪你,你不会连我们也要揍吧?”

谷念弟来到,奇怪的看了一眼眼前的情形,然后将丹药塞给谷天成,回头就跑了。——弟弟的事情,她才懒得管呢。在她们姐妹几个当中,有一个共识,那就是:家里对弟弟实在太过宠溺,让他在外面受点欺负,是好事!

谷天成冷冷看着那几位,然后一字一句说道:“带上那块废物,滚!”

确认他们跑远了,克里和达伦这才围着谷天成,又惊又喜的询问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谷天成不愿多说,只是酷酷的告诉他俩:“从今往后,只有我们欺负别人的份!以前的烂账,从今天开始,就要一笔一笔慢慢的讨回来。”

达伦还在狐疑中,克里却兴奋起来,“太好了!肖恩那家伙一直抢我暗恋的女生,还老在我面前炫耀。老大帮我教训他一顿,把他打成猪头,看他还怎么跟我抢女人。”

达伦迅速反应过来,连忙跟着道:“史都欺负我不是一天两天了,有一次甚至让我吃他拉的屎,害我吐了好几天。只要老大帮我报仇,我今天的份子钱,给老大!”

“我的钱也给老大!”

……

谷天成板起脸,不高兴道:“咱们是磕头兄弟,替你们报仇,是我这个老大应该做的。我拿你们的钱,成什么人了。——你们还当我是兄弟不?”

“嘿嘿,老大,除了钱,我们不知道如何表达心中对老大的景仰之情。”克里腆着脸嘻嘻笑道。

“那就给我好好练功!”谷天成一瞪眼说道。

俩人同时惨叫,“那还不如给钱呐!”

……

悦,悦精彩!

( = )

未分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