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宁回到家里就觉得特别舒坦。

虽然她在萧女士那里住的也很不错,萧女士很喜欢她,吃穿上边也特别的精细,可总是不如在家里舒服自在。

安宁就觉得吧,在自己家哪怕是吃糠咽菜的,也比别人家大鱼大肉要自在的多。

她回到家里连行李都不收拾就撒了欢。

顾妈就笑着看着她。

顾爸脸上也带着笑。

他现在心情特别的激动,那种很自豪,很骄傲又夹杂着无尽的喜悦,让他整个胸腔都被溢满了,酸酸涨涨的,却又说不出来的高兴。

顾妈进厨房去整喝酒菜。

今天她特别高兴,特地批准顾爸可以喝几盅。

安宁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然后起来开始收拾东西。

她又把萧女士给顾爸顾妈捎的东西拿了出来。

萧女士给顾妈买了一条丝巾,给顾爸捎了一些茶叶。

空灵气质水瓶座美女柔美朦胧感写真

顾爸看了还挺不好意思的:“你说你住在人家好多天,临来的时候还要人家的东西,这不太好吧。”

顾妈在厨房里听见了,探出头来看了看:“人家也是一片心意,咱宁宁不好拒绝嘛,再说,萧医生不也经常在咱家吃饭嘛,改天我弄点酱啊还有咸菜什么的给萧女士寄过去。”

安宁就在那笑:“我妈说的是,我去京城的时候不是捎了点咸菜嘛,萧女士可爱吃了,还跟我要呢,等回到我和我妈多腌点给她寄去。”

顾爸这才不再说什么。

顾妈整好了菜乐滋滋的把丝巾戴到脖子上问顾爸:“好看不?”

“好看,好看,特别好看。”

顾爸求生欲还是蛮强的。

顾妈叹了口气:“丝巾是挺好看的,就是没有衣服搭。”

顾爸赶紧说:“回头你买几身衣服,挑好的买。”

顾家现在是真挣了不少的钱,不只把房贷早就还清了,还把现在开的那个铺面也给买了下来,如今手里存款还有很多。

顾家的包子铺开了一年,现在客流量特别大。

春天的时候顾家还开了一个专门做咸菜的工厂。

别看咸菜价钱上便宜,可是,出货量是真的特别大,挣的钱可也不少。

顾爸顾妈现在真不缺钱了,人也显的特别精神,也爱收拾打扮了。

安宁看着两口子在那乐呵,心里也挺高兴的。

一家人齐心协力把日子过好,这份满足感是什么都代替不了的。

吃饭的时候,顾爸就给顾妈也倒了一杯酒。

他端着酒杯,脸上带着笑,眼圈却是红红的:“秀枝,我真的特别感谢你,你……不嫌我没出息,不嫌我穷,跟着我这十几年风里来雨里去的,受了不少的委屈,我……”

他低头擦了擦眼泪:“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总之往后咱们一定都好好的,还有宁宁,你给我生了宁宁,还把她教的这么好,我这一辈子真是值了,有你和宁宁陪着我,我特别满足。”

顾妈也举起酒杯,眼圈也红红的:“说这些干啥,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计较这个干什么,我跟着你是受了点穷,可你也没亏待我啊,就是家里有一口吃的,你也是给我和宁宁留着,我跟着你这辈子也值了。”

安宁悄悄的也倒了一杯酒,举着酒杯和顾爸碰了一下:“什么都别说了,一切尽在酒里了,咱们干了这一杯。”

顾爸顾妈还真没发现,于是,安宁就喝了满满一杯酒。

一家人正高兴着呢,那边李老师就又打了电话。

安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响了,她赶紧拿起来接:“李老师,嗯,我在家呢,记者啊,我不想接受采访,学校先给我拦了吧,好,我明天就去上学,好的。”

安宁把手机放下之后,就看顾爸顾妈都瞅着她。

“李老师刚打电话说记者要采访我,还说学校要给我庆功,让我明天去上学。”

“行,那你明天记得啊。”

顾妈叮嘱了一声。

顾爸想了想又说:“咱们不接受记者采访了啊,咱就老老实实读书,别整那些虚套子。”

安宁笑着点了点头。

之后,武丽娜又打来电话。

安宁一接电话就听到她的尖叫声:“宁宁,你太厉害了,三科第一啊,也太牛了吧,你还是我同桌,我觉得我都高大上了,以后我跟人吹牛都能说,知道吗,就是顾安宁,奥赛的金牌得主,那是我同桌,我俩关系可好了。”

安宁就忍不住笑:“行,你等着吧,我拿了世界大奖你再吹牛。”

“好的,好的,我等着呢,你一定要让我吹得起来啊。”

挂了武丽娜的电话,安宁就发现班级群里也闹的特别欢腾,都在讨论她拿一等奖的事情。

毕竟这对于学生们来说真的是大事件了。

安宁拿了三科第一,完可以被保送入顶尖的那两所学校。

也就是说,安宁就算不参加高考,也能读好大学的。

考好大学,对于高中生来说,可真的是头等大事呢。

尤其是一班的学生,将安宁的成绩跟家里人一说,他们的家长都觉得特别的光彩,觉得自家孩子和安宁这种学神在一个班是一件特别好的事情,还让孩子们多跟安宁学习。

安宁看了一会儿群里的发言,就把手机放到一旁,又跟顾爸喝了两盅酒。

结果,安宁和顾爸都喝的有点醉,弄的顾妈哭笑不得。

安宁第二天去上学的时候,看到学校门口挂着的条幅,真的挺无语的,结果,她还没进校门就让一个记者给拦住了。

这个记者是个新人,她想转正必须要交一篇有价值的采访稿,她也是被逼的急了,才在校门口拦下安宁的。

安宁看着年轻的小姐姐都快急哭了,就答应接受她的采访,和她约好了时间这才进校门。

到了班级里,安宁又被围观了一程。

不过一班都是学霸,大家都很有分寸。

课间的时候,安宁被叫到兰校长办公室。

兰校长代表学校奖励了安宁一笔钱,青城市教育局那边也奖励了安宁一笔钱,统共加起来有五万多呢。

兰校长除了给安宁钱,还和安宁说了一件事情。

安宁之前在圣哲被欺负的事情给挖了出来。

圣哲的校长现在是焦头烂额的,他特别通过兰校长那边想求安宁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不要提这件事情,还说当初那十万块钱还会给安宁的。

钱不钱的安宁倒是不太在乎。

安宁跟兰校长要了圣哲付校长的电话号码,直接就打了过去。

等接通了,安宁很郑重的跟付校长道:“付校长,我可以不说被校园暴力的事情,也不会特意针对圣哲,可是,我想要提醒你一句,圣哲真的该整顿了,学校应该是最为纯洁的地方,暴力这类事情不应该发生在学生中间,我觉得,圣哲的学习氛围很不好,希望您注意一点,毕竟,圣哲逼走了一个顾安宁,如果不改变的话,很有可能逼走第二个,第三个,我可以不跟圣哲计较,但是别人我可就不敢保证了,我想,您不想圣哲坏在您的手里吧。”

她这一番话直接就让付校长头上出了汗。

安宁的话像一把刀一样,刺的付校长心里生疼生疼的。

他也特别害怕。

他当初也没想到顾安宁会这么厉害,竟然拿到奥赛三科满分的成绩。

如果安宁还在圣哲,那对圣哲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啊,圣哲可以凭借顾安宁提升自己的名气,还能招到好的生源,可是,就因为当初安宁被欺负的时候他和老师们选择了冷眼旁观,把这么优秀的学生硬是逼到了一中,现在兰校长多得意,他就有多失落。

()

未分类 Tags: